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艺术指导单位: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专业委员会
闲雅西泠正在火热进行中

你的位置:篆刻网 >> 当代印人 >> 赵 熊 >> 个人观点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隶书的学习与创作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篆刻网 作者:赵熊
【热度2561票】 时间:2009年12月09日 14:10

●隶书发展状况概说
●隶书的审美特征
●当代隶书的发展现状
●隶书学习与创作的思考线索

隶书发展状况概说

  隶书是中国书法中重要的一种书体,说其重要,不仅是因为它在我们常说的“真、草、篆、隶、行”五体中独占一席,更因为隶书作为中国汉字文字中“今文字”之始,在古今文字演进中有着独特的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

  关于隶书的起源,从宏观上来看,它是由篆书发展而来,而篆书历来有大小篆之分,所以,严格地讲,隶书则是从大篆书体发展而成。过去,有人简单地把书法发展归纳为甲骨生大篆、大篆生小篆、小篆生隶书。前两个“生”是合理的,而“小篆生隶书” 就不符合事实。客观地说,小篆和隶书几乎没有承接关系。要论关系,它们也不是“父子”,宽泛地讲,充其量只能是“兄弟”。在目前所见的个别书法书籍上,仍有“小篆生隶书”之说,我们在观念上一定予以纠正之。在这个问题上,抛开学术性不说,仅从书法艺术上看,隶书“出身”于大篆的背景,有利于我们在学习和创作中拓展视野,取法高古,丰富作品的精神内涵和艺术表现力。

  隶书起源于战国时期的大篆时代,可以在出土的古文字遗迹中得到证实。如属于战国中期的“长沙子弹库楚帛书”和湖北荆门“包山楚简”,从中可窥见大篆书体有向隶书演进的种种端倪。这其中既有体态方面的特征,也有若于笔致上的痕迹。而1980年四川省青川县出土的战国末期的青川木椟文字,更被学术界称为目前可见的最早的隶书。另如1975年湖北云梦县睡虎地秦简,也向我们传递了明确的隶书形态信息。因为这些早期隶书中仍存在有大量的篆书意味,同时为了区别于后来东汉时期成熟的隶书(今隶),这种隶书被称为“古隶”。古隶经过了秦和西汉两个发展期,在这个时期的隶书遗迹,过去只能举出“五凤刻石”等少量实物,随着长沙马王堆、江陵凤凰山、武威、临沂银雀山等处大量汉简和帛书的出土,使我们得见两千年前的笔墨真迹。东汉是隶书发展的成熟期,由于东汉树碑立传风气大兴,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隶书碑刻实物,并且奠定了隶书在中国书法艺术中的地位。纵观东汉存世隶书碑刻,其最显著的特点,正如前人所赞:每碑各出一奇,莫有同者。如我们所熟知的“曹全”、“礼器”、“史晨”、“张迁”、“衡方”、“石门”、“乙瑛”等碑,凡是学习过隶书的朋友,一定会在脑海里影现出它们各具神采的不同风韵。

  从战国末到东汉,隶书经历了一种“原生态”的完整发展过程后,逐渐为楷书所替代。可以说,后世书家作隶书都无法复原或企及汉隶书的本真性。唐代距汉尚近,曾有过研习隶书的高潮。特别由于唐玄宗李隆基的倡导和身体细长行,也出现了“唐隶四家”(韩择木、李潮、蔡有邻、史惟则)及一批善作隶书的书家,但其艺术性都不能与汉隶相比。宋以后写隶书的书家更少,元代赵孟頫以书画名世,但隶书的书写连笔法都没有掌握。直到清季,随着书法艺术的中兴,才涌现出了一批在隶书上有所继承、有所创新的书法家。如郑簠、邓石如、伊秉绶、何绍基、赵之谦、桂馥、金农等。

  综观隶书的发展史,可归纳为汉、唐、清三个发展高潮期。汉隶以其“原生态”成为隶书之源;唐隶以溯本求源的态度,力图恢复隶书精神,但失去了可贵的艺术创造性;清代隶书在复古的同时,强调了书家的个性风格,表现出了难能可贵的创造精神,其成就自然要高出唐隶许多。当代隶书还处在一个持续发展的过程中,可以相信,在后人书写的隶书发展史中,当代隶书必然是继唐、清以后的又一个高潮期。

隶书的审美特征

  书法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在学习与创作的过程中,除了技法上的研讨之外,更重要的是要了解并掌握其审美特征,避免进入瞎子摸象式的盲目实践。

  汉字书法书体多样,不同书体之间存在着某些共同的审美特征,如:点画的形质美、笔画的力度美、笔调的韵律美、结构的形式美、章法的布局美等等。而在不同书体、甚至是相同书体、不同风格之间,仍存在着不同的审美特征。就隶书整体而言,其特别具有两点,一是整饬中的变化美,二是今文字中的古典美。先说一,“整饬”是统一、呈静态,而“变化“则是动态。于是,在动与静的矛盾与对比中生成美感。以隶书笔画为例,大量的平直取势的副笔笔画构成了整饬的基础,而典型的“蚕头雁尾”、左波右磔作为主笔,形成动态变化。又如隶书的结字,以字形扁方求整饬,以因字立形求变化;以中宫聚敛求整饬,以体态八方求变化。再说二,“今文字中的古典美。”如前所说,隶书在古今文字演进中有承上启下的作用,是今文字的第一站,因此保留了一定数量的古文字结构形式,甚至包括有一定的篆书笔意和书写顺序(张迁碑的宝盖头写法)等。所以,在表现古典美这一点上,所有的其他今文字(楷、行、草)都不能与之相比。书法评论中的“古朴”、“古拙”等词语,在今文字书法中,也只能较多地出现在对隶书的评价中。

当代隶书的发展现状

  发轫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当代书法,有着承袭清代书法精神的特征,在这一点上,尤其以隶书最为明显。从战国到东汉,隶书完成了一个“原生态”的发展过程后,也只有到一千多年后的清代,才有了隶书的第二次新生。因此,当代隶书对清代隶书的承袭与借鉴就是自然而然的了。经过了二十多年的努力和发展,虽然从整体上看,当代尚未涌现像清代那样的强大的隶书大家群体,但在思维方法和参照借鉴方面则比清代有了长足的进步。思维方法的进步,一方面缘于整个社会的进步而进步,首先是政治、经济、文化诸领域的改革开放。具体则如书法活动的频繁举行、信息交换的快速发展等,都拓展了书法家的眼界,活跃了书法家的思维。另一方面,大量新的书法遗迹的出土与发现,也更加丰富了书法家的视野。如果说思维方法是灵魂,具有“道”的意义,那末具有方法性质的“参照借鉴”就有了“器”的意味。清代书法艺术的中兴,除了其他社会因素之外,与明代中叶以后金石研习风气日盛有着极密切的关系。而金石之风的兴起,则又与大量文物遗存的发现形成互动。在当代,正是由于前说从战国到西汉文字遗存的大量发现,给予隶书学习和创作者以前人无可比拟的参照借鉴,直接影响并推动了当代隶书的发展。同时,也由于书法活动的频繁和信息交流的便利,给当代人之间提供了快速交流学习的可能。在“拟古”与“学今”两种作用力下,当代隶书便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发展平台。

  纵观当代隶书书法的特点,则可以用“多样性”来概括。这种“多样性”,又可以从两个层面上来总结分析。一是上面所说的思维方法和参照借鉴的多样性,并由此形成了作品意蕴的多样性;二是技术技法层面上的多样性,如形式的多样性、材料的多样性,笔墨的多样性等等。在第二个层面上,笔墨的多样性可以说是今人傲视古人的一个显著方面。虽然说每一种用笔或用墨方法都未必臻于精良完善,但这种多样的取法与探索已足以拓展隶书的表现领域、深化隶书的表现能力。

  在当代隶书发展中,有两个问题值得关注,一是隶书作品在全国综合性书法展览中,所占比例仍较小。以第八届全国书法篆刻展为例,在入展的900件书法作品中,隶书为120件左右,约占总数的13%多。由此,便引出第二个问题,即专攻隶书的书法家或主攻隶书的书法家数量还有待于提高。艺术活动中“量”与“质”的关系固然未必成正比关系,但在艺术发展的过程中,“量”的不断扩大毕竟能给“质”的萃取提供一个强大的基础。

隶书学习与创作的思考线索

  应该说,学习和创作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今天的学习是为了日后的创作,在创作过程中发现问题,又须进一步学习,于是,学习和创作在实际运用中成了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学习又是分阶段的,在不同的阶段,所持的态度和方法又有所不同。在初学阶段,学习者宜持一种“忘我”的心境,专心致志地临摹学习。往往有这种情况,因为学习者接触过书法,或有临习其他书体的经验,在初涉隶书时,便想改造、想杂交,想迅速表现出所谓的个性来。这样做的后果,必然是欲速不达,对隶书始终有一种“夹生饭”式的理解和掌握。前人尝论述“精”和“博”的关系(或“一”和“百”的关系),应该是“精”先而后“博”。对于隶书学习而言,以研究式的方法弄读一本帖,便为下一步的研究学习奠定了基础。由此从一到十,从十到百,渐进渐取,收获自然不菲。

  如同学习其他艺术形式,在隶书学习中也有一个“适性”的问题。汉隶刻石约有四百余种,书法面貌极为丰富,在学习过程中寻找和发现适合于自己个性的形式与风格,是每个学习者都需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值得注意的是,有时候,“偏爱”和“适性”并不是一回事,及时请教有经验的老师并调整自己的学习方向,就显得非常重要。

  学习书法须动手与动脑相结合。在隶书学习有了一定基础后,发散式的思维方法和广蓄博收、移花接木式的创作方法就显得更为重要。如我们前面所说,隶书是今文字之始,是承上启下的书体,向上,隶书可以古,向下,隶书可以新。仅此一点,就有了其它书体所不具备的优势。在隶书发展过程中,其如大篆的凝重、古隶的朴厚、简帛书法的流动等等,也都蕴含有当代隶书创作的丰富养份。关注古代文字遗存的新发现及其他艺术形式的新动向,也是书法学习与创作中值得重视的一个方面。前者可以提供新的参照,后者则可以拓展思路。

  从宏观上说,书法创作是书者心境的写照、情感的阐释。这些精神层面上的最终追求,却又离不开形而下的、技术层面上的应用和完善。以工具材料为例,不同的纸质、不同的毛笔有不同的表现力。有一个例子,是说一位学习书法的同学,在老师示范以后,主动为老师冲洗毛笔。当他把洗得十分干净的毛笔送还给老师时,老师不但未赞许,还嫌他洗得太干净了。原因是老师用的长锋羊毫,残存少量墨汁中的胶质,可增加笔锋刚度,如洗的太干净,下次使用时便显得过于柔软。如此使用毛笔的方法因人而异。但说明一个问题,即不同弹性、不同材质的毛笔有不同的书写效果和不同的表现力。

  从技法层面上看,隶书学习与创作仍须从传统的笔法、结字和章法三要素中进行思考。笔法决定了笔画的形态与质量,与之相关,就有了毛笔的选择和纸质的选择。过去,行草书中有“侧锋取势”一说,但在隶书中很少提及。实际上正、侧锋各有各的表现力,米芾更所谓“锋出八面”,在当今隶书创作中,笔法的丰富运用有着较大的研究空间。作为正书范畴的隶书,仍是以单字形式组成整幅作品的,因此,在对传统隶书结字规律把握的前提下,吸收并结合其他书体的特征,张扬隶书精神,是隶书结字中要思考的重要方面。至于隶书的章法,常见的行列分明、字距大于行距的形式并非唯一,如在东汉石刻中就有有行无列式的章法,其方法有些行书章法的特点。另如汉中石门刻石中的“大开通”,其章法如乱石铺阶,无行无列,颇具气势。由于行列分明是隶书常见的章法,参照物亦多,故易于入手。而有行无列、无行无列的章法因为字与字、甚至行与行之间有了“亲密接触”,掌握起来就有了一定难度。

  在当代隶书创作中,墨的变化也是一个新课题。“墨分五色”缘于对中国绘画的借鉴,由于不同层次墨色的运用,可以丰富作品的表现力。但是,就目前来看,多字数的作品中不宜有太过丰富的水墨变化。只有在少字数书法中,丰富的墨色变化才有可能显示其魅力。

  四十多年前,我由于自觉喜爱隶书而走上了书法学习之路,几十年走下来获益良多。希望有更多的年青朋友一起来研习隶书,共同发展书法艺术,振兴我们的民族精神。

(2005年8月9-12日于风过耳堂)

顶:87 踩:73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7 (1876次打分)
【已经有514人表态】
89票
感动
62票
路过
51票
高兴
73票
难过
65票
搞笑
60票
愤怒
66票
无聊
4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