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艺术指导单位: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专业委员会

你的位置:篆刻网 >> 当代印人 >> 陈道义 >> 评论文章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以弘致远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篆刻网 作者:盛静斋
【热度3430票】 时间:2009年6月22日 02:40

  我与陈君道义相识于1995年“全国首届篆刻理论研讨会”上,记得他提交的论文在会上得到了与会专家学者的好评,荣获了“优秀论文奖”。可见他的印学研究在当时已达到一定的水平。研讨会谈论之间,他谦逊的风度、诚挚的热情和独到的才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此,我们结下了金石翰墨之缘。
  陈道义,字弘远,别署桃源村人。1960年1月生,藉安徽繁昌。1978年在安徽宣城师范学校读书时,开始对书法产生兴趣,但苦无良师指导,只是对着字帖“依样画葫芦”。工作后亦无机会拜师学艺,因而习书间断。1985年考上大学后,在同学的影响下,对书法兴趣又渐渐增温,于是利用业余时间参加了市书画院举办的书法培训班,由此懂得了执笔、运笔等基本技法,了解了学习书法的门径。从此,他凭着一股韧劲临池不辍,并且自学书法史论、中国文化史等课程,终于在1989年考上了西南师范大学书法硕士研究生,有幸成为著名书法篆刻家徐无闻教授的入室弟子。
  读研之前,道义君对篆刻一道可谓知之甚少,且未曾捉刀。读研之初,在师兄张一农、李伟鹏、苏大春等人的影响下,通过临摹实践,掌握了刻印的基本技法,随后对此兴趣大增,于是就经常将习作交无闻先生批改,得其亲炙,先生不仅授业解惑,而且传治印之道,不厌其烦地为其弟子圈选古玺印精品以供临习,并授以印学理论之要领。强调多关注古器物、古文字等。名师的谆谆教诲,为陈君道义日后的研究、创作指明了方向,奠定了良好而坚实的篆刻基础。
  1992年,道义君毕业后被分配至苏州铁道师范学院任教。苏州这块文化积淀深厚的宝地成为他篆刻艺术发展的沃土。“东吴印社”的良好艺术氛围,前辈名家张寒月、沙曼翁先生以及中年名将周玛和的指导和开悟,使他受益匪浅。1995年起,道义君开始探索以少有人问津的战国中山王器文字入印,着意于这种新出土文字的修长优雅、秀劲流丽并带有抽象装饰的意趣,旁参魏晋悬针篆印的章法,在方寸之地加以个性化的再创造。如朱文“无为”一印,配篆注重大起大落的疏密变化,线条曲直对比亦十分强烈,并且别出心裁地在印面左右边框各施一条竖线,增强了器文字体貌修长的的特征,形成了特有的装饰性。当时的这些探索作品曾参加了“首届国际篆刻艺术交流展”、“西泠印社第三届篆刻作品评展”等,受到了刘江、韩天衡等先生的鼓励。这使他对自己的探索益发自信。尽管90年代中后期,印坛刮着“大刀阔斧”的“流行风”,而陈君却不随大流,心源自得,沉于自己认定的目标而不断探求尝识、调整提高。虽然从众随流可能是一条稳妥之路,亦能受到当时人的更多认同,但他认为独辟蹊径、标新立异更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有长远的目标,才有长远的发展。因此,1997年,他的一篇心得“试以中山王器文字入印”见诸极端(《书法报》1997年第52期),得到了师长同道的认可和赞誉,亦由此听到了许多有益的指导和建议。
  在研习探求新印风的过程中,道义君领悟到无闻师“篆刻的关键在于篆”这一论断的深刻含义。他认为,入印文字是篆刻出新的一大突破口,特别是精工一路印风尤其如此,因为入印文字的不同,对印章的篆法、刀法乃至章法的要求就不同,从而可以导致新面目的出现。如以先秦六国文字入印,会产生自然天成的意趣,而以汉缪篆入印则给人以朴实端庄的感觉。又如“元朱文”印的定格就是借秦小篆入印而成新意的。明清流派篆刻家无不多会于此,其中邓石如、赵之谦、吴昌硕、黄士陵等皆于入印文字方面用意精宏,可见入印文字的出新是篆刻创新的一大关键。有此理论作基础,道义君的篆刻探新更加深入,又将体之悬针篆意巧妙地与古玺章法相结合,求正大清新,蕴装饰意味,形成了“清峻儒雅、工丽遒逸”的新风貌,如近几年刻制的“陈氏”、“花雨”、“王少诚” 等印便是例证。那精美的造型、洗炼的笔致、典雅的布局,发人深思,仿佛朱自清《荷塘月色》般萧散婉约,又如一首古筝曲,古雅幽远,令人遐想。
  在十余年的篆刻实践中,道义君认识到,古今学习篆刻艺术而期望成功者甚众,而真正有成果建树者寥寥,究其原因,大多在于不明篆刻艺术理论,因而有的人免不了会“盲人骑瞎马”般迷失方向。鉴于此,道义君认定了理论研究和创作实践并进的重要性。用正确有效的理论指导实践,复以创作实践来验证和总结理论。如此循环往复,才能层层递进。随着研习的不断深入,他的印学论文多次参加全国性理论研讨会并时有发表,其中代表作《安徽明清印人宗派考辨》,基本上廓清了当代印史研究中有关“徽派”、“皖派”、“徽宗”等概念混淆的现象;《论明清吴中篆刻艺术流派形成与发展的外在因素》一文,从政治、经济、文学、书画等方面探讨了吴中流派篆刻艺术发展的动力,拓宽了篆刻艺术研究的外延。去年,他有一篇《论明代文人篆刻兴盛的文化背景》经过高层次的角逐,入选了“百年名社•千秋西泠——国际印学研讨会”,并发表于最近的《书法研究》刊物上。这些理论研究方面的成就,无疑对他的篆刻创新起到相当大的促进作用。
  在笔者与他的最近一次交谈中,他说篆刻艺术的学习在技法达到一定的熟练程度之后,作者的学识修养尤显得重要。他认为,学识不光靠读书静思,还要多听取前辈及同道的见解,这样才能集思广益,博采众长,正如前人所言:“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
  屈子云:“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一切艺术都有“能、精、绝、化”等不同境界的递进,而每上一层台阶,都是生命的“自我实现”,都是人生与艺术的洗礼,而且每一次递进都要以更新更高的心力才识为铺垫,凭陈君道义的才识和不断进取的精神,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会在不懈的努力中,攀上一个又一个艺术新高。然而,在印学道路上如何超越自我、超越古人,是道义君和每一位篆刻家不得不认真思考的问题,也许著名书法家瓦翁老先生给他的题辞---“以弘致远”便是最佳答案。

 

                                                          盛静斋    
                                                     甲申三月于莲风堂

顶:122 踩:101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2 (2525次打分)
【已经有672人表态】
108票
感动
81票
路过
75票
高兴
77票
难过
84票
搞笑
87票
愤怒
81票
无聊
7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最新文章

友情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