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艺术指导单位: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专业委员会

你的位置:篆刻网 >> 当代印人 >> 孙慰祖 >> 个人观点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孙慰祖:由眷恋而生的情结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篆刻网 作者:孙慰祖
【热度2620票】 时间:2008年8月28日 17:29

  有的学问可以触类旁通走向宏观。而对我老书,这二十多年中却象是跌进了小口深井,在印的方寸空间里翻来覆去,陷于不能自拔。
  今年三月应日本文化厅暨东京国立博物馆的邀请,在首次启用的气派恢弘的平成馆讲演“中国古代封泥研究”这样微学之中的微学题目,我不会料到,来自东京还有日本各地的几百位学者、艺术家,凝神屏息三个小时听完这场报告,他们惊异和执迷的延伸让我悟出:历史文化哪怕一个小小的分支,都因为其丰厚的底蕴而具有令许多人一生深情无悔的感召力。
  三十五年前,当我在课余开始学习书法篆刻时,还仅仅是兴趣。后来竟成了半生精神的所聚。我深知这是一条僻远的小道,然而眷恋会生出一分神圣情结和为它贡献绵薄的冲动。艺术创作和研究工作都不能割舍,使我成了怪怪的“两栖动物”。
  这是一种苦乐交织的心境。在离开喧腾纷嚣之后四周一片寂静的夜晚,面对古人所遗的吉光片羽,思绪自由畅达地寻找与历史的内在逻辑相对接的线索,实在是很令人满足的。尽管这十多年中已经完成了十本书和十几个印史专题的研究。但未知的领域仍充满诱惑。
  我们正渐渐走向日益与世界学术融为一体的文化盛世。一晃已是站在世纪之交的门坎。回顾近百年这一领域无论史论研究还是艺术创作的突破和建树,三代学者、艺术家的艰难铺垫、交替,其价值、意义已经越来越明晰。在人类精神文化大千世界里,正不必在意于所投身的是惊世之业还是侧微之学,生命都会在偶然中找到它的依归。


1999年12月31日《大公报·艺林》“百年回顾”专栏

 

TAG: 孙慰祖 情结
顶:79 踩:78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2 (1918次打分)
【已经有545人表态】
96票
感动
53票
路过
57票
高兴
61票
难过
60票
搞笑
71票
愤怒
67票
无聊
8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