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艺术指导单位: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专业委员会

你的位置:中国篆刻网 >> 当代印人 >> 沈慧兴 >> 个人观点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吴徵西泠印社社员身份考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沈慧兴 作者:沈慧兴
【热度2364票】 时间:2011年4月24日 14:23

2003年11月,笔者有幸参加西泠印社百年国际印学研讨会,并领到了印学研讨会的论文集。回桐后,又得到了余正先生点注的《西泠印社志稿》影印本和《西泠印社百年史料长编》等书。对于这些印学著作,我总有一种百读不厌的兴趣。

在精读上述印学著作的过程中,有一个桐乡籍著名书画家的名字经常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吴徵。吴徵这个名字,对于从事书法篆刻绘画的人来说,应该都是略知一二的。而对热衷于桐乡篆刻史料收集研究的我来说,更有一种家乡人的亲近感。

吴徵(1878~1949),字待秋,号春晖外史,一号鹭鸶湾人,别署括苍亭长。后从妻嫁妆中得文鼎旧藏汉三斗m(1),故又号抱m居士。浙江崇德县(今桐乡市)人,著名山水画家吴滔次子。5岁入学,6岁便作诗习画,称誉乡闾。辛亥革命时曾就读于杭州求是书院,后一人赴北京悬例鬻艺为生。经陈叔通介绍,到上海商务印书馆编译所任美术部部长。1931年买屋于苏州装驾桥巷,取名“残粒园”,竟日作画,直至故世。出版有《吴待秋画集》、《吴待秋山水集》、《吴待秋花卉集》等,为近代海上“三吴一冯”(2)之一。

山水初承家学,又深得奚冈精髓。后虽法四王,但能不落窠臼,自成一家。青绿仿李昭道,花卉宗吴昌硕。能治印,受胡(3)影响较多。因吴徵的姐夫是胡的儿子胡传缃,故吴、胡两家的关系是可想而知的。从胡的印稿中可以看到,胡刻给吴徵的印就有十多枚。胡又是吴徵的长辈,吴徵受胡影响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吴徵画名甚大,应酬也多,疏于治印,故流传极少。

初次看到吴徵的全面介绍,是1996年上海书店出版的《桐乡县志》。据该县志记载(4),吴徵为光绪年间杭州西泠印社创办人之一。对于这样的记载,我是半信半疑的。但既能载入县志,想必自有其出处的。

这次看到西泠印社印学研讨会的论文集,在李崧峻先生撰写的一篇文章里(5),有一张图片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李崧峻先生的祖父李辅耀手书的一张字条。名称为“西泠印社同志录”,在这张25w10厘米的纸条上,写着十三名西泠印社同志的名字及籍贯。这里所谓的“同志”,当然就是社员。而桐乡吴徵的名字也赫然在目,并且排列在第四个。因字数不多,故全文录出如下:

西泠印社同志录

■☆丁辅之 钱塘

■☆王维季 仁和

■☆叶品三 仁和

吴待秋 石门

■☆吴石潜 山阴

■吴小冈

■王定叔

■汪吉门 仁和

■钟越生 钱塘

■陈静山 山阴

季瀛山 江阴

■唐醉龙

■河井仙郎 日本

(注:姓名前有“■☆”者为西泠印社创始人;有“■”者为西泠印社早期社员。)

因撰写文章和提供图片的李崧峻先生正好和我同住一个房间,因此我还十分幸运地看到了这张纸条的原件。从纸张的颜色和墨迹来看,当是百年旧物无疑。因纸条上没有落款和时间,所以我又特别对照了李辅耀其他信札的笔迹,也是相一致的。据李崧峻先生介绍,该字条是他整理祖父的日记时偶然发现的。其祖父李辅耀曾任杭嘉湖道台,在浙江任官前后达30年之久。李辅耀及其长子李庸均为西泠印社早期赞助社员,曾将家产孤山寓斋别墅和小盘谷等地捐赠给西泠印社,对西泠印社的初建贡献极大。李崧峻先生根据李辅耀的日记,考证其最后离开杭州的时间是1905年,因此该字条可能就是1905年所写。从目前所知的资料来看,这是一份最早的西泠印社社员名单。在这份十三人的名单中,根据余正先生考证的西泠印社早期社员和赞助社员就有十一名之多,而且西泠印社的四位创始人也全在其中。吴徵名列第四,而百年之际又不被确认为西泠印社社员,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或者是余正先生在考证西泠印社社员名单时没有见到这份名单,或者是这份名单没有落款和时间,不足为证而已。总之,吴徵还不能确定为西泠印社社员。

带着这个问题,我查阅了余正先生点注的《西泠印社志稿》影印本。这本由六卷组成的志稿是1957年由西泠印社早期社员秦康祥编纂、早期赞助社员孙智敏载正、西泠印社 创始人之一王福庵审定,因此其内容的真实性也是勿庸置疑的。在这本志稿中,吴徵的名字也有二次出现。分别在第128页的“丁亥题名”和第154页的《寿丁辅之先生七秩徵集金石书画启》的按语中。

“丁亥题名”是西泠印社1947年重阳节社员雅集时的签到册,其内容有“姓名、别号、斋馆、年龄、籍贯”五栏。经秦康祥编纂后的排列顺序是按姓氏笔画多少为先后的。在吴徵一栏内,分别记载着:“吴徵、待秋、抱m庐、六九已卯、嘉兴崇德”等内容。在“丁亥题名”后,又有性质相同的“戊子题名”。 “戊子题名”是1948年社员雅集时的签到册,在编纂志稿时,大概为了节省版面,特别注明“已见丁亥题名者不录”的字样。这两份名单中的人,经余正先生考证,大部分是西泠印社社员,但也有一些游客偶然参与其中,故不可与西泠印社社员名单相等同。吴徵连续二次参与雅集,说明其并非偶然参加者。按其1949故世的情况来看,也是其晚年的重要活动了。如果不是西泠印社社员,吴徵决不会两次特意从苏州到杭州参加印社活动。这是推测,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寿丁辅之先生七秩徵集金石书画启》的按语,是秦康祥编纂志稿时所加,今录出如下:

按:此启当时列名者,沪杭各地共四五十人。录之以见丁辅之先生及各社友于印社之殷切。乃不转瞬间,辅之先生即谢世,机而社友中如王竹人、叶品三、朱鬯甫、童心安、高欣木、吴待秋、邹贻孙、马叔平、楼辛壶、武如谷诸君,一二年间先后逝世者,已及十人。会当贞元绝续之交,流亡未集人事,寂寥湖山钟,两茫然矣。

这段文字的标点为余正先生点注时所加。余正先生又在边上加了小注,其文云:“此处所及已故社友十人,除吴待秋、邹贻孙(6)两人外,其余八人均见于本志稿卷二、卷六之社员和赞助社员名单中。”分析秦康祥的按语和余正的小注,可以得出二点结论:一是秦康祥、王福庵、孙智敏是视吴待秋为“社友”的。吴待秋既是他们的“社友”,当然是西泠印社社员了。二是余正先生对吴待秋的非西泠印社社员身份表示了疑问。因为没有确切的记载说明吴待秋是西泠印社社员,而西泠印社的志稿中又多次出现吴待秋的名字,故余先生在整理西泠印社社员名单时,既不轻易否定,又不武断确定,却标注了一个下一步研究的提示。

根据这个提示,我又查阅了《西泠印社百年史料长编》。在长编第349页有关“西泠印社补行四十周年纪念大会”的文献资料引征中,其中有张锐文所写的《重阳忆旧话西泠》一文中,有西泠印社社员书画义卖一项。而吴待秋的花卉蔬果扇面也在义卖之列。义卖所得,是充实西泠印社经费,如果吴待秋不是西泠印社社员,想必是没有这个义务的。

今天上午,我偶然翻阅袁道厚先生所赠台湾《印林》杂志。在1987年总第四十六期的叶叶舟专辑中,见有吴徵1916年为叶为铭所绘小像一帧。其题款为:“叶舟社兄先生五十岁小像,丙辰夏日抱m居士吴徵写”。这一题款,对于考证吴徵的西泠印社社员身份,又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证据。因为“社兄”的称呼,只能用于社员之间。如吴昌硕为西泠印社社员叶希明所刻的“璋伯”一印(7)的边款中,就称叶为“社兄”。如吴徵不是西泠印社社员,岂敢斗胆称叶为铭为社兄。在解放前,文人冒用他人名称或职务,认为是极可耻的行为。特别是对于吴徵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是决不会如此冒失的。因此既称叶为铭为“社兄”,其自身必然是西泠印社社员。

综合以上种种材料来看,吴徵为西泠印社社员的结论是可以初步确定了,而且不是早期的赞助社员,是正式早期社员。余正先生在点注《西泠印社志稿》时,没有把吴徵列为西泠印社社员,但在有关已故早期社员和赞助社员的名单后面加了小注(8)。注文称:“早期社员与赞助社员尚有刘世衍……吴待秋……等,因史料筛检互校难以确定,以俟日后研究。”所以对吴徵的西泠印社社员身份也不是全盘否定的,只是证据不全尚不能确定而已。

西泠印社百年历史的回顾和总结,是需要我们后代印人不断研究和重视的一个大课题。特别是对西泠印社社员名单的整理和确定,是一件很有意义但又是十分繁琐的工作。如果本文的考证和推理对有关同志在确定西泠印社社员名单时有所启发,或者对于确定吴徵的西泠印社社员身份有所帮助,真是万分的荣幸。如果吴徵老先生泉下有知,说不定还要谢谢我这个小老乡呢。

2003年12月26日

雪堂冷君草于桐溪


附图

1、李辅耀手书西泠印社同志录

2、吴徵所绘叶铭五十岁小像

注:

(1)吴待秋岳父为桐乡籍收藏家李嘉福,曾任苏州侯补道台,善书画篆刻。

(2)近代海上画派“吴昌硕、吴湖帆、吴待秋、冯君木”的简称。

(3)浙江石门县(今桐乡市)人,西泠印社早期赞助社员,篆刻最善汉玉印一路,为“晚清四大家”之一。

(4)《桐乡县志》第1362页,上海书店出版社1996年11月出版。

(5)《百年名社"千秋印学国际印学研讨会论文集》第401页,西泠印社出版社2003年10月出版。

(6)已列入西泠印社早期赞助社员名单。见余正先生点注的《西泠印社志稿》第162页,浙江古籍出版社2003年出版。

(7)周节之《记缶老刻璋伯二字印脱》,见《西泠艺报》总第10期。

(8)《西泠印社百年史料长编》第730页,西泠印社出版社2003年10月出版。

顶:86 踩:86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1 (1722次打分)
【已经有470人表态】
69票
感动
54票
路过
56票
高兴
67票
难过
52票
搞笑
51票
愤怒
59票
无聊
6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