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艺术指导单位: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专业委员会

你的位置:中国篆刻网 >> 当代印人 >> 沈慧兴 >> 个人观点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桐乡印史稿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沈慧兴 作者:沈慧兴
【热度2276票】 时间:2011年4月24日 13:50

纵观桐乡印人印史,实在是令每一个桐乡人引以为傲的赏心乐事。从明代万历年间的沈奇,到近现代的胡、钱君,桐乡的印学一直处于全国的先进水平。桐乡印人的对外交往,也和文彭、丁敬、吴昌硕等印学大师们的名字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境内不仅有1906年成立的印学团体――钱林印社,更有西泠印社社员8人。这对于一个仅有65万人口的县级市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印学史上的奇迹。现试以桐乡历代主要印人、桐乡历代印学特色以及与周边地区书画印发展的关系、当代桐乡主要印人及发展趋势等三章论述,旨在全面介绍桐乡印人印事,总结桐乡历代印学成果,宣传桐乡深厚文化底蕴,为两个文明建设服务焉。

第一章 桐乡印学历史和主要印人

桐乡地处杭嘉湖平原腹地,1958年由桐乡、崇德(清石门县)两县合并而成。历代经济发达,文艺繁荣,人才济济、印人辈出。有史记载的桐乡印人,《飞鸿堂印人传》⑴中有沈皋、明中等6人、《广印人传》⑵(包括补遣)中有胡、沈振名等36人、《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⑶中有张宏牧、吴宝骥等39人、《近三百年嘉兴印画人名录》⑷和《桐乡县历代书画篆刻家传略》⑸中均有70余人。大致可按明、清和近现代三个时期排列,其中清代又可分早、中、晚三期。兹分述之。

第一节 明代印人

桐乡明代印人,有传者5人,分别是朱昌祺、朱奎祥、沈甲秀、沈奇和诸文星。明代中期印学活动以南京为中心,波及苏州、无锡、扬州、松江一带,并在各地形成了不同的篆刻流派。以文彭(1498~1573)为代表的吴门派(又称三桥派),是当时印坛的佼佼者,其风格还影响到嘉兴、桐乡等地。明代桐乡印学的主要人物是沈奇。

据《光绪石门县志》载:沈奇,字无奇,万历(1573~1619)时人。工铁笔,摹秦汉文苍古秀劲,与文三桥齐名。另4人具体生卒时间不详,史载或能刻印,或通篆学,或集金石。总之,桐乡明代的印学艺术,已经起步并开始发展,并在当时取得了一定的地位。

第二节 清代印人

清代是中国印学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期,特别是文人篆刻的兴盛,为中国印学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在清乾隆嘉庆年间,以丁敬为代表的浙派篆刻家和以汪启淑为代表的藏印家云集杭州,印学艺术出现了一个较为繁荣的局面。清末杭州西泠印社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印学又步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清代桐乡印学承明季余绪,在吴门派和浙派篆刻的影响下,继续发展壮大,印学水平不断提高,著名印人层出不穷,并形成了三个时期的印学高峰。清代印人,见于《广印人传》、《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等史料者有80余人。按他们的活动时间,可分早、中、晚三期。

一、 早期

清早期桐乡印人,主要有:俞廷谔、张宏牧、殳扬武等。

俞廷谔,初名经,字揆千,一作夔千,号葵轩,一号眇狂,濮院镇人。精刻印章,为文、何别派。师事徐士白(贞木),传张宏牧。文氏篆学,唯梅里、幽湖得其传,而眇狂实幽湖之鼻祖也。其得意之作,入徐士白(贞木)所刻印中,几无以辨。⑹

张宏牧,原名弘牧,字恕夫,又字柯庭,号懒髯,自号白阳山人,濮院镇人。能诗文,工篆刻。刻印仿白榆(徐贞木),但刀法略异。有图章粉本一册,自篆刻八百方。并有南宋、元、明前后三代《墨钩印》二册,摹名者二千余方。尝刻“得其秀而最灵”等二十面四套印,可谓“印无前例”。陈振濂先生在《中国书画篆刻品鉴》中称其为“篆刻史上的哲学家”。⑺

殳扬武,字孔威,濮院镇人。精篆刻,工书法。刻印师眇狂(俞廷谔),为文氏别派。

从以上3人的情况来看,一是师承关系非常明确,即张宏牧、殳扬武都是俞廷谔的学生。但追根溯源,俞廷谔、张宏牧、殳扬武又都是学文彭的。二是篆刻水平在继承的基础上有创新。俞廷谔得文氏篆学的真传,并有所创新,成为幽湖派的鼻祖。从现有俞廷谔、张宏牧的印稿来看,也的确如此。俞氏篆刻,不仅有文彭的安闲,也有何震的雄强,成为“文、何别派”,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从张氏的几枚印作来看,篆刻风格与俞廷谔是一脉相承的,而在布局上更有一种哲理的气息。

清初印人,尚有吕留良等。吕留良(1629~1683)字庄生、用晦,又名光轮,号晚村,别号耻翁、南阳布衣,崇德县人。诗文之余,作篆刻自娱。尝自作“耻斋”一印⑻,结体舒展,线条劲挺,颇有玉印味。

二、 中期

清中期的桐乡印人,乾隆年间的有释明中、方薰、沈皋、陆费墀、释篆玉等几家,嘉道年间的有汪之虞、沈淮等几家。清中期篆刻流派的影响进一步向各地播散,以丁敬为代表的浙派印学已经兴起。桐乡距杭州仅六十公里,浙派的兴起,对桐乡的印学具有积极的带动作用。从以下印人的介绍中,就不难看出其中的关系。

释明中(1710~1767),初名演中,字大恒,号啸岩,又号粜樯先耍桐乡施氏子。幼出家于嘉兴楞严寺,出住杭州圣因寺,转住净慈寺。雍正十二年(1734)入都受戒,自千余僧人中选“有根器者”四人侍讲,恩宠有加。乾隆帝南游,赐紫衣三次,极蒙嘉奖。尤长于诗,与厉鹗、杭世骏、丁敬等结“吟社”,相与唱和,一时名重。《飞鸿堂印人传》云:“间亦寄兴篆刻,古劲中含文润。”⑼

方薰(1736~1799),字兰坻,一字懒儒,号樗庵,又号兰士、如兰、兰生、长青、别署语儿乡农。石门县人,布衣。幼敏慧,十五岁随父游三吴二浙,会贤士大夫,以画见重于世。《飞鸿堂印人传》云:“但见时下刻印,罕苍劲古雅者,不称伊所泼墨,爰博览《宣和印史》、顾从德《印薮》、潘云杰《印范》、甘D《印正》、罗王常《印统》、苏宣《印略》、《鸿栖馆印选》,心领神会,遂自解奏刀。天资既颖,用力又勤,不数月即闯文、何之室,制名印则专宗秦汉。”⑽

沈皋(约清乾嘉年间),字六泉,号竹溪,原籍归安(今湖州),居乌镇。善刻印,喜作多字朱文印。⑾

陆费墀(1731~1790),字丹叔,一字n士,号颐斋,晚号吴泾灌叟。乾隆三十一年传胪,官至礼部右侍郎,《四库全书》馆副总裁官。自幼读书,即兴丹青,究心篆刻,深入古人之室。所作结体工整自然,线条凝炼老到。⑿

释篆玉(约乾隆年间),字让山,号岭云。杭州净慈寺僧,桐乡龙翔寺方丈,仁和万氏子。间涉摹印,不沾沾于仿秦临汉,别出机杼,有雪渔、啸民苍劲之趣,而无剑拔弩张霸气。真能以心印印世者,然不轻易赠人。⒀

汪之虞(约清道光年间),本名照,字驺卿,钱塘徐问蘧婿。尝从顾西梅、江石如、赵次闲诸君游。书画、铁笔俱有师承。⒁

沈淮(约清道光年间),字眙簪,号均甫。道光五年(1825)拔贡,官山东陵县知县。平生好读书,兼工篆刻,与郭友三刻者甚伙。印宗赵次闲。尝购得飞鸿堂印章千余枚,汰其伪者,作《求是斋印谱》。

以上7人,仅是清中期桐乡印人的一部分。但仅此7人,就可初步得出以下结论:一是桐乡印人特别是几名金石僧与浙派印人的关系非常密切。从释明中与丁敬的交往来看,当时的印学,已经成为僧俗共赏的大众化爱好。二是桐乡印人的整体水平比较高。《飞鸿堂印谱》虽然是个人编辑的,但它是衡量一个印人篆刻水平的标尺。在收录的361人中,桐乡印人就有释明中等6人。

三、 晚期

晚清是中国印学史上的一个高峰。西泠印社的成立和发展,在中国印学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以赵之谦、吴昌硕、黄牧甫为代表的晚清印人,把印学推向了一个空前繁荣的时期。此时期,桐乡也涌现了胡、胡传缃、沈庆云、吴宝骥、吴传经等一大批印人。现择主要印人介绍如下:

胡(1840~1910),一名孟安,字邻、号老鞠、废鞠、不枯、又号晚翠亭长、竹外外史,别署不波生等,洲泉镇屠家坝人,同治八年秀才。西泠印社早期社员。善书画,工诗词,精竹刻。治印与吴昌硕齐名,虽苍老不及而秀雅过之。所仿汉玉印,可与原印相伯仲。有《晚翠亭印存》等。

胡传缃⒂(1881~1924),字小,胡子。刻印酷似其父,亦善刻竹。

沈庆云(约活动于清光绪年间),字伯云,一字书卿。官至江苏靖江县丞。自幼嗜书,通《说文》,精鉴别。伯云收藏甚富,其居笃行堂内有“松隐Q”,为庋藏书画碑帖之所。光绪十二年(1886),伯云将去靖江,走别缶翁,缶翁以“经涉虎庐”一印刻赠,吴滔为绘《四友图》以壮其行。

吴宝骥⒃(1870~1934),字柳塘,一作柳堂,别号秋水钓徒。祖籍安徽,清咸、同间迁来崇福镇。擅书法,精篆刻,能刻磁、刻竹。治印颇有功力,分朱布白,形式多样,饶有新意。民国初年,曾为“国魂七子”之一戚饭牛刻一印,印面无文字,有一牛对一饭桶,意为吃饭之牛,谐音“戚饭牛”。又曾为某官员刻一闲章,吴为其刻一古泉印,印文为“不贪为宝”四字,意味深长。与西泠诸子吴昌硕、叶为铭等友善,互赠作品,以示敬慕。有《诵芬书屋印存》原拓本七卷,现存桐乡孙氏。

吴传经(清末),字伯生,诸生。篆隶古雅,精治印。⒄

第三节 近现代印人

桐乡近代印人,从清末到现代去世的主要有16人,如漫画大师丰子恺、文学巨匠沈雁冰、西泠印社副社长钱君等。如一县之内有其中一家,亦足以有百年美誉。在现代过世的印人中,鲍月景、殳书铭、郑彬、计安康等,也各有特色,有名于时。

丰子恺(1898~1975),原名润,又名仁,号子,笔名TK,石门镇人。1914年考入浙江省第一师范学校,并积极参加一师金石团体“乐石社”活动。子恺早年及子女所用印多自刻,所作构思严谨,用刀凝重。1918年刻“姚江舜五”、“启臣之印”对章,线条流畅,气息渊雅。1927年为弘一法师所刻佛像一尊,印面法相庄严,面部留白,不加修饰,与其漫画有异曲同工之妙。生前为西泠印社社员。

沈雁冰(1896~1981),原名德鸿,笔名茅盾等数十个,乌镇镇人。青少年时期即从事篆刻创作,其13岁所作课本中,盖有其自刻印五枚(现藏茅盾故居)。据沈雁冰同学谭建丞先生回忆,雁冰在湖州求学期间喜写字刻印,又得吴昌硕内侄杨植之影响,刻印渐入佳境。三十年代连夜为郑振铎刻印,至今传为美谈。郑结婚前一日,见母无印可用,急请瞿秋白刻。瞿欲雅玩一次,寄去润格一纸,数目近在喜仪金额。郑见信以为秋白事忙不能刻,又急请雁冰刻。沈连夜刻好,次日一早即送郑振铎。此事直至晚年,尚于子韦韬前津津乐道也。

钱君 (1907~1998),原名玉裳,后更名涵,学名锦堂,别署敬堂、豫堂等。居室名有无倦苦斋、抱华精舍、丛翠堂、新罗山馆等。1907年2月12日生于桐乡县屠甸镇。1923年入上海私立艺术师范学校。1985年桐乡筹建君艺术院,将毕生所藏4083件书画印章捐赠给桐乡县人民政府,在全国引起震动。篆刻宗秦汉、兼有赵之谦、吴昌硕、黄牧甫遗意,气势整饬森严,线条厚重华滋。善作巨印,边款时有长篇狂草隶篆,为前人所无。著有《君印选》、《长征印谱》、《鲁迅印谱》、《鲁迅笔名印谱》、《豫堂藏印甲、乙集》等。曾任西泠印社副社长。

鲍月景(1890~1980),又名张莹,号冰壶外史、石父,晚年又署苦竹老人。擅工笔仕女。篆刻自刻自用,温婉清和,工雅绝俗。

钱中(1899~1984),字端父,又字荣德,号五五生,灵安人。早年毕业于北京农学院,能书法、篆刻、刻磁。印承家学,自幼得父钱介山启蒙,后参加父钱介山、释允中等在灵安成立的钱林印社,1947年5月加入龙渊印社⒅。应酬甚自重,不轻易为人作,每刻辄易稿十数遍,然后上石镌刻。刻后稍有不满,即又磨去重刻。作品结体紧凑,刀法爽键,浙派风范,历历在目。 “事件”中被抄去书画印章数箱,后嘱他人云:“他物无所惜,唯叶为铭所刻印章几枚发还即可”。其嗜印如此。

殳书铭(1918~1995),字啵号铭翁,濮院镇人。出生于中医之家,自幼爱书画篆刻。早年投海上书画印名家黄葆钺先生门下,代刀之作几可乱真。篆刻宗三代古玺,结体雅逸灵动,线条劲挺凝重,刀法严谨老到,气息清凌博雅。偶作巨印,亦能工整悦目,不失玺印规范。潘天寿先生称其印:师古不泥古,秀丽处显苍劲,流畅处见厚朴,难得篆刻“静、挺、韵”三者兼美,实见功力。

郑彬(1923~ 1996),字世智,又字纯彬。原籍金华,寓桐乡崇福镇四十年。室名二喜堂。自幼酷爱书法篆刻,得金石名家金维坚、王冰铁先生指授。篆刻从摹秦汉印入手,继法西泠诸家,终成自家面目。分朱布白别具匠心,刀法遒劲,线条凝炼。治砚、刻竹、雕木、凿铜无不得心应手。曾为丰子恺、吴之、陆维钊等治印,颇为诸家所赏。篆刻创作、教育兼顾,为“事件”后桐乡书坛前辈,曾培养出鲍复兴、袁道厚等一批书法篆刻人才,于繁荣桐乡印学功不可没。

计安康(1944~1995),笔名再生,别署勉斋。自幼爱书画,师承钱君,后毕业于无锡书法艺术专科学校。能书法、篆刻、国画。篆刻直追秦汉,又得赵之谦、黄牧甫遗意,所作清新爽朗,婉转遒劲,秀润洒脱。边款或草或隶,虽细如毫发,亦能起止毕见,深得钱氏规范。生前为西泠印社社员。

在这个时期,桐乡印学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是1906年在灵安李王庙成立了境内第一个金石篆刻团体――钱林印社。作者对这个印社的最初发现,是1996年《桐乡县志》的一个条目。后来根据这个线索,进行了数年的跟踪调查,并几次到灵安镇李王庙村进行实地寻访,从钱氏后人的访问中掌握了一些钱林印社的情况。现在发现最有价值的实物,是钱介山刻给于邦柱的一枚印⒆,其边款内容为:“民国七年半耕作于钱林印社”。从目前所知的材料来看,社长钱介山、社员钱中、钱林、释允中四人的身份已经可以完全确定,至于其它社员何人,尚待进一步考证。从钱介山1918年刻给于邦柱的印来看,此时离钱林印社成立已有十二年之久。据此可推定,钱林印社是与西泠印社同期成立的全国第一批为数不多的印社之一。根据现有印学资料,当是我国第二个成立的金石印学团体,其意义对桐乡乃至全国的印学研究十分重要。

(建议编者加印及边款)

顶:75 踩:89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4 (1581次打分)
【已经有531人表态】
75票
感动
56票
路过
62票
高兴
71票
难过
61票
搞笑
66票
愤怒
74票
无聊
6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