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艺术指导单位: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专业委员会

你的位置:中国篆刻网 >> 当代印人 >> 沈慧兴 >> 个人观点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殳书铭的篆刻之路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沈慧兴 作者:沈慧兴
【热度2039票】 时间:2011年4月24日 13:48

翻开桐乡的文艺史,殳书铭的名字是耳熟能详、艺人皆知的。殳书铭以一个篆刻家的身份,在桐乡这块土地上已经留下了他的印迹,虽然他去世也有十年的时间了。

纵观殳书铭先生的艺术人生,其耀眼的部分,无疑是他的篆刻。他的篆刻根源在何处,他的师承及交往,风格和定位,都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因此,殳书铭的生平事迹,也是读者必须了解的内容。

殳书铭(1918.5~1995.3),字啵又字道铭,号铭翁、医门狂客、古梅道人,室名花朝龛、翔云邻屋、初觉轩等。1918年5月生于桐乡濮院镇。(先祖殳震雷,清道光年间著名的武术家,并以跌打伤科悬壶济世,有“岐黄传家二百年”之称。)1933年12月毕业于濮院敬业小学,1934年6月在上海佛学书局当学徒,并师从青山农黄葆嘞壬学习书法篆刻。1936年12月回濮院,随父学中医,1940年开始在桐乡新生及濮院行医。1946年11月在上海设立“殳书铭中医诊所”,并参加上海书画篆刻研究会。1951年5月回濮院,开设中医诊室,行医为业,直至1995年3月去世,享年78岁。

殳书铭先生交游广泛,曾收藏有弘一法师小楷《寒茄集》手稿等书法,有丰子恺、白蕉、郑逸梅、谭建丞、邹梦禅、袁晓园等题词。1995年弥留之际,嘱家人把《寒茄集》等文物捐献给桐乡市人民政府,为国家留下了一份宝贵的文化遗产。殳书铭先生一生不求闻达,清贫自守,在篆刻艺术天地里,孜孜不倦,勤奋创作,留下了许多优秀的作品,为篆刻艺术的繁荣发展作出了努力和贡献。生前为嘉兴市书法家协会会员,作品及传略编入《中国印学年鉴》《桐乡印人传》等出版物。

纵观殳书铭的一生,以1951年为界,可以分为二个阶段。从现有的材料来看,1951年前在上海的这段时间,虽然也是以行医为业,但从他的交往和经济收入来看,却是一个职业的篆刻家。1951年回濮院后,由于生活所迫,行医又成了他的主业,而篆刻只是聊以自娱的爱好罢了。以上是他的人生轨迹,大致如此。那么他的篆刻之路,又是如何走过来的呢,这才是我们要研究的主要内容。

1934年6月,由于桐乡大旱,迫于生计,刚刚小学毕业的殳书铭(时17岁)只身去上海佛学书局当学徒。兹后,便结识了时任商务印书馆美术部主任的著名学者、金石篆刻家黄葆嘞壬。在黄葆嘞壬的庶香馆内,殳书铭全面地学习了以黄牧甫为风格的书法和篆刻。

学习的方法和门径,据殳书铭先生1987年对笔者所述,第一阶段是由黄先生起草印稿后,由他上石初刻。刻得不好,由黄先生修改。第二阶段是自己设计印稿,自己上石镌刻。刻得不好的,当然再请黄先生修改几刀。第三阶段是自己刻好后,黄先生只看印花,提出意见,不再修改石章了。第四阶段是黄先生因无法刻完太多的篆刻订单,便将一些不是很重要的印章,起草好印稿后,交殳书铭作刀代刻。代刻的朱文稍粗,白文稍细,当然也不用刻边款。黄略作修改,刻上边款,便视作自己的作品了。第五阶段,由于黄先生年事已高,无力动刀,只将印章和要刻的内容,交与殳书铭,由他刻好印面,甚至边款也由他代刻。这五个阶段,其实连续有十几年的时间。从三十年代到五十年代这个近二十年中,殳书铭从一名篆刻爱好者成长为一名职业篆刻家,其学艺的勤奋和进步的快速是显而易见的。在学习的过程中,他的篆刻风格一直受到黄葆嗪突颇粮Φ挠跋臁H缢认为秦汉古印的残破是由于历经沧桑、自然和人为的过程所造成,并非当时作者所为,现在一味追求残缺破损,是舍本求末。这一思想,其实与黄牧甫一贯提倡的篆刻观是一脉相承的。

由于刻印业务的不断增加,殳书铭的职业身份也产生了明显的变化。从现有资料看,三十年代在上海佛学书局当学徒,中途又以行医为业,四十年代后反而以刻印为主业了。如现在可以见到的1941年冬黄葆嘞壬为殳书铭所订的润例,就可见其中变化了。当时殳书铭才24岁,所订的润例是石章每字一元,牙章每字三元。再加上黄葆嘞壬请他代刀的分成(据其自称是四分之一),收入是足以温饱的。至于民国三十六年(1947)上海姚虞琴、陈叔通、商笙伯、袁希濂为其同订篆刻润例,便是名噪沪上的篆刻家了。由于黄先生的推介,殳书铭结识了弘一法师、丰子恺、白蕉、郑逸梅等文化名人。与这些文化名人的交往,对殳书铭的得益是巨大的。如在上海佛学书局时,由于工作上的关系,殳书铭经常要与弘一法师、丰子恺等佛教界人士接触,并形成了深厚的友谊。如弘一法师自与殳书铭结识后,二人的通信一直没有中断,直到弘一法师1942年在泉州圆寂为止。丰子恺是殳书铭的同乡,对他也似乎格外地厚爱。从目前还能看到的藏品中,丰子恺为殳书铭写的处方笺头,印稿签头,斋室名题签,竞有6种之多。在上海的这段时间里,殳书铭在黄葆嘞壬的指教下,篆刻水平不断进步,艺术名声不断扩大,并顺利地完成了从一名医生到一名职业篆刻家的身份转换。作为一名篆刻家,殳书铭1951年以前在上海的艺术经历无疑是幸运的,是成功的。

1951年4月,由于父亲的去世和时局的变化,殳书铭不得不告别上海,还居桐乡濮院。由于没有正式的工作,又不得不捡起以前的旧业,个体行医度日。在濮院期间,除了行医,就是篆刻,同时还言传身教,指导后学。桐乡籍的西泠印社社员鲍复兴,就是在他的指导下才慢慢入门的。由于交通的闭塞和印材的匮乏,整个六、七十年代,我们很少见到殳书铭的篆刻作品。这是个人的无奈,更是时代的环境所致。在这个时代,一些篆刻家便以毛泽东诗词、正直口号为内容进行创作,以继承篆刻艺术,并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而殳书铭没有这样做。殳书铭以近乎“顽固”的执著,在这段时期仍刻了“天生我才必有用”、“蛟龙不是池中物”、“医门狂客”等闲章,以表达对篆刻艺术的由衷向往,这就是殳书铭的清高之处。在这个文化萧条的年代,殳书铭的篆刻是无人问津的。虽然有个别后生向其请教,但整个社会印章实用的价值已经大大丧失,篆刻艺术似乎走到了末路。但他的生命没有结束,希望总是存在的。

1978年粉碎“四人帮”后,“文化大革命”结束了,殳书铭的篆刻之花又重新绽放。八十年代初,殳书铭重新拾起久违了的刻刀,开始了篆刻人生的第二个创作高潮,其线条的劲挺,章法的天成,几乎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1984年,省书法家协会与桐乡文化局联合举办《茅盾笔名印集》篆刻创作,他一口气刻了“丙生”等四枚印章,一生的才华和压抑,终于有了一个展示和释放的机会。这种欢愉,这种痛快,这种兴奋,恐怕是常人不可理解的。在这个时期,他还创作了“百花齐放”、“共和国卫士”、“文采风流”等篆刻作品,以对宽松正直环境的拥护和赞美。随着篆刻艺术的兴起和对外交流的不断扩大,他的篆刻也日渐受到世人的瞩目。桐乡多次举办赴北京、上海、杭州、苏州等地的大型书画展,也邀请他参加,殳书铭的篆刻人生又一次放出了异彩。在此后的时间,他又以职业篆刻家的身份,订下了刻印的润例。虽然他七十二岁时也只有每字二元,但毕竟有人花钱请他刻,这对一个篆刻家来说,实在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殳书铭的篆刻,以秦汉印入手,白文、朱文都刻得很光洁、劲挺,印面也很少残破。白文线条平直挺拔,无论是线条粗细、疏密间距都有不同的变化,细细品赏,工整中透着灵动,平整中显现变化,深得黄牧甫精华。朱文印线条均匀又富有弹性,挺拔又充满张力,古雅之气入目不忘。殳书铭的篆刻用刀俊爽,干脆利落,不滞疑、不修饰。晚年作品,更是静穆安详,劲挺有力,令人百看不厌。

殳书铭晚年在进行篆刻创作的同时,还以一个小学生的心态,认真地学习书法艺术。在他的儿子家里,至今还保留着殳书铭1990年前后所写的大量书法作品。在这批作品中,主要以摹写的金文为主,也有部分甲骨文、陶文、小篆和隶书。临摹的金文主要有“虢季子白盘”、“高克尊”、“尹姑鼎”、“伯宽父S”、“此鼎”等,说明殳书铭的取法是高古的。这些书法作品,虽然没有形成强烈的个人风貌,但其线条的纯净,功力的深厚,也如同他的篆刻作品一样,遒劲凝练,闲静高古。书法小幅尤精,可谓字字珠玑,充满风雅韵味。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殳书铭的书法,纯粹是为他的篆刻服务的。这种静穆而富有金石气的金文,时时出现在他晚年的篆刻作品里,其气息是相通相融的。殳书铭的篆刻作品,感到的是一种平和的书卷气,内敛而不张扬,高古而不做作,是篆刻艺术的高境界。所谓的“印从书出”,殳书铭的篆刻作品就是最好的例子。故潘天寿先生称其印:“师古不泥古,秀丽处显苍劲,流畅处见厚朴,难得篆刻‘静、挺、韵’三者兼美,实见功力”,评价真是恰如其分。

殳书铭的身影虽然已经淡出了我们的生活,但殳书铭的篆刻却永远地留在了桐乡,给我们以无穷的艺术享受。在世俗的眼光里,这大概就是一个艺术家比一个普通人值得追忆的原因,但从一个印人的眼光来看,从桐乡的篆刻艺术史来看,殳书铭不仅是桐乡篆刻的传承者,也是中国古代优秀文化的的继承者。他为了实现心中的艺术之梦,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辛苦和汗水。虽然他在中国篆刻史上的地位是微不足道的,但正是这些微不足道的人物,才是中国篆刻艺术繁荣的基础。作为后学者,我对他们表示由衷地敬佩。

2005年9月13日于雪堂

顶:60 踩:71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5 (1417次打分)
【已经有491人表态】
78票
感动
52票
路过
53票
高兴
54票
难过
67票
搞笑
66票
愤怒
62票
无聊
5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