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艺术指导单位: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专业委员会

你的位置:中国篆刻网 >> 当代印人 >> 张奕辰 >> 个人观点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张奕辰:可向知者道 难于俗人言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篆刻网 作者:张奕辰
【热度2266票】 时间:2008年3月06日 15:20

  拜读曰本印人小林斗盦先生《告西泠印社社员诸贤书》后,觉得小林先生大部分写的是篆刻简史以及学习篆刻的一些要求、主张及看法,为读者提供了一个概况,值得作为应有的常识。有的观点,如针对“个性尊重和本能的流行”,他指出:“对古典和前人的功业敬而远之,避难就易之风弥漫,以致拈来今日的衰退”,可谓是切中肯綮。在当今印坛轻视传统和古法的时尚下,是有其意义和价值的。对吴昌硕的评价总体还是较公允的,如指出吴印“伟大而不精到”,(我理解此语不是指缶老的印作是否经过反复推敲而成)面对这位20世纪最伟大的篆刻家,我觉得保持一点理智是必要的。

  齐白石的成功在于另辟蹊径,作为大师的他已接受历史的筛选。然而,任何大师并不是完美无缺的,对此中国的印人早有清醒的认识。作为一个有着深厚汉学修养的日本艺术家,对齐璜的批评,小林先生缺少应有的学术高度和规范,纯凭个人的好恶而妄作排斥。殊不知“文化艺术,各人有各人的专嗜,不能等同”(沙孟海语),因此,只有将鲜明的观点和包容性相结合的批评才能真正令人信服,获得尊重。

  在小林先生文中,还有这样一段文字:“追摹赵之谦的赵叔孺,还有近时被人评论的黄牧甫等,书法非常低劣。并因这种书法的不成熟,导致篆刻章法不完备,刀法也平板。二人充其量为三流作者而已。问题的关键是,赞赏他们的人之眼光低劣,令人叹息。”其立论之“高”,真太令人惊诧了。这种近乎谩骂的措辞,偏激横蛮,已经不是学术之争,可以看出,“曰本当代篆刻的思索和追求已经越出了中国篆刻传统的范畴,他们不再像他们的前辈,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有一种蓄意的背叛。”(徐正濂《诗屑与印屑》)因而,对小林先生之“高”论,只宜用他的标准来衡量,“即中国篆刻形式和西方艺术精神的杂交”(徐正濂语),断断不可再用中国篆刻传统来衡量,所谓“可为知者道,难与俗人言”,因此这种以偏见私阿论天下,轻率、泄愤的指责实在不值一哂。

  需要指出的是,小林先生本身从赵之谦那里取法,篆书尤得皮相,却否认也是学习赵之谦的赵叔孺,这种有意贬抑可能是违心之言吧?一个篆刻只能算是“三流作者”的印人,居然能培养出陈巨来、方介堪、沙孟海等当代大家,您能让人服膺而又有多少说服力?黄牧甫自成宗风,早已经过历史的选择和考验,您不惮于遽下断语,已贻人笑柄,而竟愦愦如此!我觉得小林先生真的还需要“提高自己的鉴赏力,鉴别的眼光不高,作品总高不到哪里去”,您已经“陷入莫名的自我陶醉”中。小林先生的大文完全出于个人的好恶而褒贬有加,大体上属于那种随感而发、信口开河、哗众取宠的行径,站在中国篆刻的立场上,殊不足深论。

  结束语:中日篆刻论争到此告一段落。日本方面没有应辩文章,只有一位日本籍中国篆刻家来信说:“关于中日篆刻论争,本有诸多问题想说,实在因在日本生活,不宜多论。已将贵报复印数份寄给(日本)相关书法篆刻家及评论家,请他们提看法。不过,大家都说,小林先生自己的事,由他自己及其周围的人去解决。大概其他人是不会为他站出来说话的。有一位,我建议(贵报)不妨和他联系,如果可能,与他建立友好往来较好。他便是原二玄社总编西岛慎一先生,他现在是评论家,对中日情况极为了解、理解,所论也很到位。”

2002年3月16日《美术报》

顶:84 踩:73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 (1535次打分)
【已经有574人表态】
100票
感动
61票
路过
70票
高兴
72票
难过
69票
搞笑
64票
愤怒
69票
无聊
6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