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艺术指导单位: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专业委员会

你的位置:中国篆刻网 >> 当代印人 >> 张奕辰 >> 个人观点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张奕辰:最堪入书是清气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篆刻网 作者:张奕辰
【热度3743票】 时间:2008年3月06日 15:20

  入民国后,印坛五大流派逐步形成,对后世之影响,不可估量,这些印人坚持摹古的道路,他们的篆书水平与历史的纵向比较极有建树,并且向雄浑和秀雅两极发展。其中赵叔孺、王福庵等以工稳秀雅的篆书另辟蹊径,在运用碑派笔法的同时,以工笔回归“斯、冰”和二周金文,并以自家具有个性的书体入印,且以圆朱文、细朱文为主调,形成流畅飘逸,淳古拙重的印风,一直影响到当代。

  吾友鞠稚儒的书法篆刻,从其师刘乃中处得到传授与开悟,汉宽先生早年曾得王福庵指点,得其熏染,嗜之甚深,而稚儒习书的路径,大致与其相同,并与乃师的审美情趣正好同一路数,故师生之间,术业授受,极为相得。稚儒的书法虽取法自有侧重,但其篆书的基本风格,便是从刘乃中学书数年间耳提面命,潜移默化之下形成的。他于篆书除学二李之外,取法十分广泛,对甲骨文、金文、中山王器文字,石鼓、汉碑额、镜铭文字、砖文都有所涉猎,对铁线篆下过很深的功夫。他也取近现代诸篆书大家如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杨沂孙、钱十兰、萧蜕、马公愚、朱复戡等长处,而于王福庵尤为推重,认为其学篆取法乎上,悉心追摹体味先秦古风,成就特高。

  马衡先生曾论篆书与刻印的关系日:“刀法为一种技术,今谓之手艺,习之数月,可臻娴熟。研究篆体,学习篆书,则关于学术,古谓小学,今谓之文字学,穷年累月,不能尽其奥藏,其难易岂可同日语哉?”其理至真。“印之所贵者文字也,不究心于篆而工意于刀,惑也。”(潘天寿语)凡开拓篆刻宗派之大家皆一代之名书家,如邓完白、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赵时㭎、王福庵、来楚生等,无不因为在书法上成就突出,别树一帜,尤其是在篆书上创造出自己独特的面目,尔后在篆刻上有所突破而出现与众不同的风格。印学与书学如出同辙,“知书善书乃治印之本,若徒见刀石而无笔墨,格终不高。”(王福庵语)稚儒深明此理,他多年来沉湎古典,又萦萦地苦思着如何将百家米煮成一锅粥,先前所滋养的笔墨就自然地由此融汇起来。他近年常出入于拍卖行,古玩铺,搜求古器书画,碑版拓片,有机会得以饱览名迹,加之努力不辍,因此,书印  技艺益臻佳境,诗文词典、文字音韵,金石考据更是其的支撑点,这使他有了充盈的底气和领悟触发点,以及在整体取舍传统、食古而化的自持力。

   傅抱石曾曰:“对传统不感兴趣,或把传统看成完美无缺,都是宝贝,两种情况都是对传统的误解。传统是发展的,日新月异的,随着时代社会的发展而发展的,在每一个发展过程中,它总会是继承着过去的某些优秀部分,而加入某些时代必  需和其它进步的部分。”当今书坛一方面面临转型求变的时期,另一方面也正值文物发掘与整理的大丰收,使我辈能够纵览古今中外的艺术精萃。成功的书家往往能把握住这种机会,很容易从新出土书迹的造型上获得新的感觉,并以其独张门户,藉此确立自己的艺术风格。东找西寻,齐头并进的方式在稚儒的篆书作品中并没留下浮躁和凌杂的痕迹,相反,给我印象很深的倒是沉着浑穆而又透出清灵之气,一切都那么地自然轻松,似乎随手拈来即成佳构。这些举重若轻的智慧,正来自于他的天分和学养。他的有些篆书作品似乎能看到王福庵、马公愚及徐无闻、刘乃中的影子,但基本已脱落凡俗,走进了自己的天地,这与时下无根茎又漫无边际的“新派”有所不同,区别在于他传统底蕴厚实,以及个性发挥上的适度与节制。这些感悟源自于他对历代名绘法书的会赏交流,揣摩品鉴以及艺术创作中对传统的敬畏与虔诚。

  观稚儒创集的篆文楹联、诗句、格言等,不仅富有人生感悟的哲理、诗情画意,也能激发观者对自然美的想象力,同时又具有声韵和乐感。如“醉里逃禅心蹟外,婉通作篆性情中”的优美;“太史文章仓颉始,先民政泽召公留”的工整;“案列缥缃能说表里,座延名士每论玄黄”的感悟;“美意延年”的豪迈大气;“酒淡无语如良友,茶浓传神似旧朋”的宁静洒脱;“先贤闻道爱则深危难无惧,后学知春勤为贵奋发有成”的深邃精辟;“金钟大镛在东序,青海黄河□□云”的古雅蕴藉等。使二千多年的古文字又一次焕发了新的艺术生命力。而其所作跋言,文简辞精,情真意切,尤于书法典故,信手拈来,缀玉成篇,读来琅琅上口,一如流水行云,赏心悦目。

  真正的艺术家从不会感到圆满。即使在最快乐的时候,心中也总有一种潜在的忧虑,不安和期待。记得去年冬,稚儒过访寒舍百篆楼,指着壁间悬挂的王福庵小篆立轴说道:“那才叫书法,我辈如能踵武于万一,此生无悔矣。”的确,真正崇尚艺术的人,身上必然有不断思考,不断否定,不断进取的潜质。广收博取,并不等于融汇贯通,入古虽深,但泥于成法,亦步亦趋,则难以蜕变求新。因此,善学者应在古文字原型学习临摹的基础上,在前人的创作中寻找规律,从观念上、方法上得到有益的启示,能脱既成一样的模铸,去探求自己的风格之路。稚儒乃明白人,择言而听,予所望也。

2005年4月2日夜初稿

顶:117 踩:126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7 (2832次打分)
【已经有667人表态】
141票
感动
81票
路过
85票
高兴
69票
难过
66票
搞笑
69票
愤怒
76票
无聊
8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