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艺术指导单位: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专业委员会

你的位置:中国篆刻网 >> 当代印人 >> 陆 康 >> 评论文章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管继平:心画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篆刻网 作者:管继平
【热度1722票】 时间:2008年3月26日 16:06

  期盼了多年,终于在澳门等来了陆康先生的个人作品大展——“心画:陆康书法篆刻展”。这大概也可视为陆康先生学艺50年的一次回顾小结吧。

  在谈作品之前,倒不妨先从人的性情谈起。说起金石书法家陆康先生的性情,就我的交往而言,首先,我感觉他是一个大器而率真的艺术家。他的大器出于他豁达、大度的性格,这个我们从他的作品中似乎也能窥见一斑;他的率真又体现在他交游中放松、真诚的一面。我感觉陆康先生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他始终能把握好“松”的分寸。搞创作的人应该知道,当我们的艺术进入了一定阶段时,“松”其实就是一种境界。因为,紧张是出不了艺术的。

  陆康的书法篆刻,成名甚早。出身书香门第的他,自小就拥有了一个良好的读书学艺环境,祖父乃中国近代国学大家、南社巨子陆澹安先生。在祖父的亲授下,他六岁始学古文辞,八岁即执笔临池。由于父祖的交游,陆康遗有一得天独厚的条件是,其少年时即游学于丰子恺、刘海粟、谢之光、唐云、钱瘦铁诸大师之间,并拜著名印学大家陈巨来先生为师。陈先生的印章以雍容华贵、精严工整的风格独步印坛,有“天下元朱第一人”之誉。陆康16岁始立雪“陈”门,规规矩矩地从《十钟山房印举》入手,临摹了秦汉古印300余方,打下了深厚而扎实的艺术功底。完全可以这样说,对先生那工稳规矩一路的印章,若只是从外在形态上看,他已能非常娴熟地驾驭了。但是,作为一名终究要自立门户,独开面目的艺术家来说,仅仅在老师的影子下亦步亦趋,显然还是不够的。陆康对此有非常清醒的意识,所谓“师其意不师其迹”,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的印章一改先生的那种规矩整饬的元朱文风格,代之以跌宕奔放、洒脱不羁的印风,章法上求疏阔,刀法上求生辣,在传统中求变化,运匠心、出新意。

  在经过了多年的奔放印风之後,近年的陆康又拿出了“看家功夫”,刻起了工整一路的元朱文了。这使我想起了古人参禅时所谓的“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的三境界来,随著他阅历的加深和理解的升华,现在回过头来再刻,就完全不是第一阶段的景象了。如今读他的元朱文印,无论线条章法,均显含蓄蕴藉,妩媚而妥帖,犹如唐诗之质朴,而具宋词之绮丽,配之以绝妙好辞,真惹人有无限的遐思!

  一般来说许多篆刻家的书法,往往于线条章法之中,透露出浓郁的金石气。这一点,陆康的作品也同样具备。他的大篆或甲骨文书法,写得生动而别有新意,丝毫没有那种食古不化的匠气和陈腐之气。隶书也能兼融诸家众体,自成一家,无论结体或扁或长,他都能随意挥洒。且陆先生的隶书,可以说是自出机杼,你难以判断他所宗的是哪一家,但也可说是哪家都有,《礼器》和《乙瑛》有之,《石门》和《汉简》也有之,甚至有人说还带点金冬心和伊汀洲的意思。对此他曾坦白地说自己并没有专门学过金、伊两家,虽有巧合,也只能解释为古今三百年间的灵犀相通吧。或许篆隶书的金石味本来就浓,而行草书则难了。但陆康先生写的行草书法,往往是浓墨枯笔一气呵成,其线条非常的劲健而富有弹性:章法上即便是大草书,也写得很稳。虽有飘逸之气,却无轻飘之态,这便是和他有深厚的金石功力大有关联。

  陆康的书法风格,见者多以为他属大开大合、粗放雄奇一路,其实殊不知其方寸隶书、小楷书、铁线篆也一样各擅胜场。多年前他曾出版了一本《陆康书·唐诗三百首》,三百首唐诗五六万字均以蝇头小楷抄录,铁画银钧丝毫不爽,其不凡功夫果然了得。在艺术上陆康先生可谓是横跨工放“两极”,书法他是正草篆隶无所不能的书家,而篆刻又无论是大江东去还是小桥流水都可熟练驾驭,其风格之多变、实力之均衡、造诣之深厚,在当今书坛上确实是为数不多的一家。

  然而,尽管陆康先生有著如此深厚的传统功力,但他却从不满足只停留在前人的窠臼中,而是食古而化、敢于不断创新。即便是表现传统的笔墨艺术,他依然会写出自己的审美新意。近年来,他还始终不放弃现代书法的艺术实践:以传统的书法钱条来表现现代水墨意韵,以古老的甲骨象形文字来展现现代的构图意境,其作品往往以线条的造型和墨韵给人视觉的美感,充分体现了他将西方视觉艺术和东方的笔墨工夫糅合于一体的智慧。除此外,陆康还善于从生活中捕捉艺术的元素,所谓“生活要艺术化,而艺术要生活化。”他说,古人就有在碑石、竹木简和陶罐上写字的先例,今天我们为什么不继承下去呢?所以,他又将书法的传统载体从宣纸移植到陶瓷、竹木以及紫砂壶等实用器具上来,此番首次于大展上露面,倒给原先一成不变的平面书法增添了新景,真是气象别开。

  在创作上,陆康先生确实是一个不喜墨守成法,不甘寂寞的艺术家。“法古思今”,表明了他有极其深厚的传统素养,但又从不囿于传统而不变。他说:“做人须诚实守信,但做艺术则不必‘太诚实’。”此言道出了为人为艺的哲学观。因为,“诚实守信”的人,他会拥有愈来愈多的朋友;而“诚实不变”的艺术,它大概只会失去愈来愈多的读者。

丙戌春日于上海丽园易安阁
 
 

顶:51 踩:63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3 (1173次打分)
【已经有432人表态】
65票
感动
51票
路过
55票
高兴
56票
难过
37票
搞笑
57票
愤怒
56票
无聊
5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