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艺术指导单位: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专业委员会

你的位置:中国篆刻网 >> 当代印人 >> 高庆春 >> 评论文章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吴振锋:理解高庆春的理解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篆刻网 作者:吴振锋
【热度4149票】 时间:2008年10月27日 14:42

  按照伽达默尔的观点,艺术是一种独特的认识模式。其独在性正是因为艺术作品自有其本体论的意义。事实上艺术家用作品向社会发言,以寻求社会的理解与认同。但因了艺术内涵意蕴的丰富与人性的复杂,理解艺术并非一件易事,而理解一个有“想法”的艺术家也就“贵其所难”了。本文之所以言称“理解之理解”,正是因为“理解”的难度使然。以高庆春书法为例,谈谈我的理解,其意义大概并不止于认识一个书法家高庆春。
  近三十年来,中国书法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广泛的普及与发展,这是无疑的。书法也遇到了许多前所未有的问题,这也是无疑的。仅就此前的百年里发生的一系列文化事件如甲骨文的发现、简帛书的出土、毛笔退出日常生活、汉字简化、白话文运动、废除科举制度、敦煌文书的发现、汉字输入电脑、文字竖写改为横排、诗歌大国诗的没落等等,都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书法的发展,其更深远的意义可能现在我们还来不及玩味、消化和充量理解。这是我们当代书家面临的问题情景。然而在巨大的历史变革面前,一个书家如何“立定脚根”,解决自己“安身立命”的问题,这正是一位真正艺术家必须用行动来回答的。笔者曾用“心灵的自由”来概括这一时代艺术家的“共相”,用“心灵的选择”来概括这一时代艺术家的“个相”。事实上,艺术中“这一个”的确立都与此相关。在新时期成长起来的书法家中,具有此种“文化自觉”的人,无疑都成为了这一时代的“弄潮者”。高庆春即是一例。
  首先,高庆春是有智慧的。高庆春的智慧表现在他对艺术语言的选择的上。据我所知,早先庆春是从篆刻开始切入书法的。他与我的朋友魏杰曾有过较长时间对篆刻的切磋交往。在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之后,他又把视野扩展到在整个书法史中的寻找和发掘上,最终使他“立定脚跟”的是两个矿点,一是楚帛书,一是章草。楚帛书的最初发现是上世纪40年代的事,从长沙楚帛书出土十年后的1952年起,长沙市郊区连续发现了三批战国楚简,这是自晋太康二年(281年)汲冢发现竹书以来的重要发现,备受考古界重视。此后的五十多年里,湖南、河北、河南等地先后有20多批竹简问世。这些埋藏地下二千多年的文物为当代书法家提供了赖以生长出自己书法个性的丰富资源。高庆春智慧的过人之处就在于一经他发现这是一个不同于书法文化巨大惯性中的“另类”价值时,他义无反顾地投身到对此“矿点”的选矿、筛选、打磨、精炼之中。其实,他对“章草”书选择,也是同一思路。这是一个站在历史视角思考和选择艺术的当代书家的“果敢”。正如庆春所说:“这种半生不熟的字体很能引发创作的欲望,但需要疏理提炼、借鉴和充实。”说其“果敢”,是因为这种选择是需要勇气的。面对这种“半生”资源的选择利用无论如何都是一种艺术上的冒险。就文化惯性而言,相比起来,中国书法史上卷帙浩繁的艺术经典,积淀了成熟的笔法、字法、章法、理法与心法的体系,假如依循“按图索骥”的套路,未免不是“终南捷径”,相对也更为“安全”。在当代,更是如此。而在一个尚未被全然认知的领域里开拓,其暗潜的难度与风险,也是必然的。那么,从这个意义上说,高庆春的行走是具有历险的刺激性的,在获取“占领”的欣遇的同时,便是要面对自己“足力”和“心力”的证验。因此,我愿意表达自己的敬意,对他以及与他一道同行的书道同仁。
  其次,高庆春是有本领的。说他有本领,表现在他把握和开掘传统资源上。由于简帛书这种金文时代的“手写体”在表达书法意象时具有书写性,高庆春便义无反顾地用功于此。他借楚简之形貌而取金文之神韵,以大篆的“笔法”佐以篆刻“刀意”,从而形成了刚狠野辣、豪迈沉雄的自家面目。近作集中“雪骨冰魂”、“毛公鼎”集句等都堪称佳什。而篆书联、集句等,则率性、烂漫、迭宕,真气弥漫。从这种刚烈的“英雄气质”,足以窥见一个外表清癯的高庆春有着怎样热烈奔放的内心。高庆春的章草,用笔稳健,风格厚朴,方圆燥润之间的节奏感,颇见功力。尤以其中刀笔意趣更生溢出几多姿媚。记得曾熙评沈曾植章草时说,“古与生合,妙绝时流”,章士钊更以“奇峭博丽”四字见评。庆春有寐叟的影子,只在“古与生合”“奇峭博丽”气象上略输一筹。庆春君尚可一思。
  再次,高庆春的启示。在某种意义上说,人与艺术是互为本体的。处在当下,我们都是历史的“在场者”。在文化资源的享有上大家都是平等的。但如果有了一种“文化自觉”,“占领”了某些地域,继而辛勤地耕耘、播种,那么,只要阳光水分合适,等待的只是金色的秋天。高庆春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园”,这是他赖以安身立命的地方。他目前已经在筑建自己的高度了,我对他能有如此的“预设”感到由衷地赞佩。事实上,新时期以来,李刚田等人都已在楚帛书上斩获颇丰,而高庆春的卓自成家也是理所当然的。不管是李刚田,还是高庆春,当然还有一批当代书法家,他们都是在吸取了上世纪新出土的文字资源而成就自己的。他们的艺术是从民族文化中“化生”的,是从自己心里长出来的。所以,我觉着,高庆春给人的启示主要在于多元文化中的我们如何追问艺术创造的本真,从而有效地生长出“自己”来。这需要智慧,需要手段,更需要韧力和耐心,一句话,需要“定力”。在物欲横流笔墨泛滥的当下,尤见“定力”的价值。这便是我对高庆春的理解的理解。

2008年7月19日于长安万庐

TAG: 白话文运动 甲骨文 汉字输入 艺术作品 本体论
顶:144 踩:102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9 (3216次打分)
【已经有683人表态】
136票
感动
77票
路过
67票
高兴
63票
难过
76票
搞笑
91票
愤怒
78票
无聊
9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连接:()